lunarflares

Lang Ya Bang trash who reblogs fanarts and podfics occasionally.

【靖苏】关山月【百日靖苏第二十九日】

葱开开: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有人拿窝的梗写了文我飞起!!!圆圆你好棒啊!!!文风甚喜不说,那两个人床上的情♂趣称呼看得我老脸一红!!!特别是长苏最后那句“末将”……我……:sjmfdho_*#sjjf)“;duk……妈呀这样的长苏太喜欢了!!

和歌原:

  

老规矩甜肉一发完,给 @葱开开 太太的橘子图写的配文,葱太要求看梅将军在北境战场上的啪啪啪。原著续写向HE,设定是宗主病好了两人一起出兵北境大捷归来途中。

  

葱太的 原帖在此

  


  

=============================================

永靖四年,天降大旱,秋收不过往年三四成,大梁境内饿殍遍野,哀声满地。幸得新任梁帝圣明,指派贤明开库赈灾,民怨渐息。

  

然内忧方平,外患又起。北境诸国听闻大梁灾情便结了盟,起兵直压边境想要趁虚而入,一时间北境生灵涂炭,狼烟四起。未料到这新任梁帝见得已是安抚好了灾民,便将一众事宜安排妥当,自己亲自率了大军出兵一路向北。

梁帝萧景琰,登基四年,首次御驾亲征。
大军北上,万人压境,只见塞外风起,十万兵将在北境一片白雪皑皑中黑压压铺开,红缨艳如舐血,啸声铺天盖地。

十万热血男儿为国请缨。然这挂帅之人,竟是个谁都没想到的。
此人往日不过帝王身边一介白衣,如今也不过太子太傅身份,虽是满腹经纶才华横溢,执帅印掌万军却仍激起一众人不服。幸得朝中几名老臣力挺,终是强自将那不平之声压了下去。

最终敲定此人的,自然是梁帝萧景琰。

  

 

  

出兵之后众臣皆是担心,只道此人不过一介书生,哪里懂得领兵之道,却未料这人谈笑自若却是熊韬豹略,须臾之间已退敌百里之外。捷报接连传入金陵城,众人这才知道自己眼中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竟是在战场上频出奇兵的良将,又听得此人趁着破晓之时驱轻骑五千直击北境敌军心腹之地,十万大军随后赶上杀得敌人措手不及,前后不过一月有余,北境失地便已尽数收复,不禁个个面面相觑,只恨自己当日看走了眼。

  

 

  

王师大捷,即日班师回朝。

  


北境寒风骤起,大军浩浩前行。只见行在最前之人身披银甲纵马长枪,身形孱弱却意气风发,不是梅长苏又是谁?

“梅将军!”

忽地后方一名侧将冲上前来,勒马站定道:“属下已经前去向陛下禀报过,陛下道全听从将军的,若是今夜将有风雨大作,便着众将士找一安全之地扎营驻下便可。”梅长苏正欲回答,又见前方一探子前来回报道:”梅将军,前行数十里,便有一山谷可用于驻扎,那处背靠悬崖,并无敌军可伏兵之处。”梅长苏微微颔首,便道:“那便于此处安营扎寨罢。”

  

大军一路急行到了安营之地,刚刚扎好了军帐,便听得外面狂风大作之声,除了守夜放哨之人,众兵将皆是回了帐中休息。

  

 

  

这边帐中,梅长苏问了各处情报,这才准备歇下。他畏寒之症未愈,又已是久不着兵甲,这次虽然特地备了薄甲,穿得久了仍是觉得浑身酸痛,便伸手想要将那铁衣除去。

  

谁知甫伸出手,外面便有一侍卫冒冒失失地闯入,急急道:“梅……梅将军,陛下召您前去。”梅长苏心下疑惑,心道军情已是禀报完毕这急召却又是为何,虽是大为不解,但既是有话传到,也少不得先去了再说了。

  

 

  

王帐与他所住之地相距甚远,北境风寒,他只得裹紧一袭狐裘,走了一阵子方到了王帐之外。那帐外早已候了一人,见他前来也不向帐中前去禀告,将那厚厚实实的帘子一掀便道:“将军请。”梅长苏更是疑惑,只得进了帐内,却见萧景琰正端坐案边批着折子,听得他进来便抬头朝着他笑笑道:“过来坐。”

  

梅长苏仍是恭恭敬敬行了礼,这才一旁坐下。萧景琰手中折子也不放下,只向旁边一指道:“喏,那边的你拿去吃。我已经差退了旁人,你也不要拘谨才好。”

  

梅长苏抬眼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一看,旁边矮机上竟是放了一盘黄澄澄的橘子。

  


  

>>>>>>>>全文走长微博 <<<<<<<<

  


  


  

十万大军,凯旋而归,王旗于风中猎猎作响。

  

 

  

终于见得了那金陵城近在眼前,这年轻帝王不知为何却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梅长苏,凝视半晌方缓缓道。
“此次出兵北境如此顺利速战速决,多亏了梅将军用兵如神,实是劳苦功高。朕有生之年这大梁万里江山,还需多多仰仗梅将军了。”言语之间,竟是将那“梅将军”三字咬的极重。

  

 

  

梅长苏纵马立在萧景琰身后不过数尺之地,未料到萧景琰看了看他,竟招手叫他上前来。梅长苏略一迟疑,便又提缰向前行了几分。此时两人相距已不过半马之隔,这年轻帝王竟似还不满意一般,又亲自侧了身抓起他缰绳,生生将他拉到自己身旁,这才附身在他耳边轻声道:“朕这一辈子,也是要多多仰仗将军了。”

  

此话声音虽轻,听在梅长苏耳中却不异于万里晴空炸开一个惊雷,只觉心中一阵激荡,禁不住声音也是微微颤抖。

  

“末将遵旨!”

此时两人策马而立,一人金冠玉带,一人银甲轻裘,目光相对皆是忍不住相视一笑,顿觉世间再无其他堪比这眼前之人。

  



塞外明月已远,风过千里平原,不知何人击响曾在北境拂晓之战中退敌的金鼓,只听得十万大军齐声长啸,金陵城门缓缓而开。

一时回首,关山横槊,不见烽烟。 

  

 

  

==========================================

  

还有人记得永靖这个年号吗?这是长风几万里中出现过的。

  

当时长风写到了永靖三年,这个故事被我出于私心地安排在了两人并肩而立指点江山之后。

  


  

还有,为了那一句梅将军的设定,本来两个人就能搞定的故事,我硬是拉了十万群众演员过来!!

  

Real心累!!!

  

 

  


 

评论

热度(938)